[分享] 不要为难小学生

本文取得授权转载自 巴毛混酥团 的文章 不要为难小学生
如果你当过小学生
你应该也有类似经历!!
如果你当了爸妈
妳应该又会觉得回到劳作地域!!!

[分享] 不要为难小学生

元宵节又快到了

想必现在各小学一定又陷入了做手工灯笼的风潮

低年级就做纸灯笼 中高年级就豪华铁丝或竹条编的灯笼

其实现在想起来那些根本就超出小学生的能力範围啊

我小学的时候元宵节前老师就逼大家回家做一个奶粉灯笼来

可我家根本不喝奶粉 哪来的奶粉罐 我妈只好去买了一罐奶粉然后倒出来用别的容器装

根本不是每个家庭没事就会有空的奶粉罐好吗

大一点美劳作业的难度也跟着提昇 时逢元宵节又叫我们做灯笼

这次是用竹条跟铁丝绑成骨架 然后糊上玻璃纸的豪华灯笼

大概像这样

[分享] 不要为难小学生

做这个超难 竹条要先用水泡软 然后要弯的的时候还要先用赖打烧过才好弯

不小心就会折断绑的时候要一手抓着竹条一手用铁丝绑

最该死的是老师还擅自加上要「动物主题」这个条件

这根本不是小学生可以独立完成的事 大家回家以后都嘛交给爸妈做

我回家以后边哭边拿着赖打跟一堆断掉的竹条跟玻璃纸在那乱搞 我妈看不下去叫我去睡觉

隔天我一起床看到我凹的几个烂竹圈 变成一只鹤了 超大一只鹤啊

玻璃纸糊得超精美还喷水 我妈居然连玻璃纸要喷水才会绷得很漂亮这种冷知识都知道

我妈当家庭主妇后把他实践美术系毕业的长才都发挥在帮我做美劳作业了

现在想想小学老师真的很爱强人所难

但即使小孩交出一看就是父母做的作品 老师也只能硬着头皮打分数

最惨的是一旦有比赛 老师就无法分辨到底哪个小孩比较厉害

就只能派作品最豪华的学生去参赛 比赛又不能带爸妈去

最后就会演变成小孩回家大哭然后比赛当天不肯去上学的窘境
我小学的时候就是因为这样被派去参加金工比赛欸 金工耶

到底哪个天兵觉得小学生会做金工啊 不过我脸皮很厚没哭没请假

就比赛当天乱作一通拿铁鎚乱敲一阵就交差

但现场真的有孩子很认真的焊接还準备护目镜 这是铁工厂出身的子弟吗

[分享] 不要为难小学生

后来长大我有念工业设计系的朋友在抱怨他们金工作业很难

我都很嚣张的说老子小六就做过了啊(好啦我知道等级完全不同)

除了美劳 还有自然课根本家长恶梦吧 老师老是叫小孩带奇怪的生物去上学

小一的时候要观察蚯蚓 就叫我们带蚯蚓去学校 很多同学还傻傻去翻泥土看有没有蚯蚓

还好李察很聪明知道钓具店有在卖蚯蚓 当天我成为班上注目的焦点 因为我有好多蚯蚓

还可以分给抓不到蚯蚓的同学 当时蚯蚓在班上变成货币般的存在

拥有很多蚯蚓的人都会得到同学的巴结 整天像有钱的善员外在布施蚯蚓

但等那个单元一结束我就变回平民百姓了

然后一路还有养金鱼养蚕宝包各式各样让生灵涂炭的观察课程

每到养蚕宝包的季节 学校附近所有的桑树都秃光 文具店开始兼卖桑叶跟幼蚕

然后大家蚕宝包越养越多最后也不知道怎幺处理 我的是直接在茧里面就死掉了

每年都会在小学生手里死掉成千上万的蚕吧 对蚕宝包来说根本2012

我觉得这种生物观察全班一起养就好了吧干嘛叫每个小孩都要养根本造孽

最讨厌的是老师很爱利用小孩的好胜心跟比较心

拿加分啊 发荣誉卡之类的东西引诱小孩做一些奇怪的事情

通常家里有好胜的小孩累的都是父母 我就是那个好胜心很强的小屁孩

有阵子提倡环保 老师就叫大家带家里的空铁铝罐来 然后依照带来的多寡可以加分

这根本本末倒置 要环保就应该少买这些铁铝罐製品 自己带水壶!!

结果我又回家逼我爸妈每天都要让我带铁铝罐上学 害我爸每天都要喝汽水

我怀疑李察爱喝可乐的习性搞不好就那时候养成的

但我最后还是输给一个爸爸酗酒的同学 因为他爸一天要喝一手台啤谁赢得了他
后来自然课上到福寿螺 老师就宣布下礼拜有带福寿螺来上课的人有加分

那週末就看我跟李察趴在大湖公园的湖边抠福寿螺 我那时候人小手短根本弄不到

最后还是李察帮我抠了好几个下来 我爸真爱我

要我是爸爸看小孩为福寿螺在湖边欢个没完早直接把我踹湖里
小六的自然课开始进入高科技 用铜丝绕磁铁还什幺的做马达

我能力所及就是把线绕很密 让他转起来很顺很快

老师给我96分我很得意(天啊我还记得我几分) 结果班上有个小子不服气

回去他爸用变压器改装成插电版本 哇靠他的马达隔天来班上转到起火 是真的起火冒出火花

结果反而惹到老师生气 因为后来大家都改造 下课都在比赛谁的火花比较大

弄得教室里面都是火光好像钢铁工地 真是所谓的过与不及
我觉得小学生的劳作就是画画图捏捏纸黏土顶多陶土 就一些在课堂上就能完成的东西就好

回家还要写作业还要看卡通 谁有时间弄那个劳作啊 为了美劳熬夜不是很蠢吗

弄超出小孩能力的作业给他们 最后都变成父母间的竞赛了小孩根本做不了
然后我个人觉得寒暑假作业发那种学习单 叫小孩去看古蹟看展览

还有规定一定要去五个地方照五张照片那种真是逼死父母

小孩放假大人又没放假最后还不都交钱让安亲班带他们去

我小学的时候还有一项作业是「设计一样可以装电池的玩具」

到底想逼死多少家长啊内湖国小那个出暑假作业的老师!!!!

顺便澄清一下 有人以为我跟鵰哥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其实我跟鵰哥只认识三年 我们认识的时候我已经27岁鵰哥34了 再无猜也是两老无猜

还有我跟鵰哥差七岁 所以我10岁在湖边哭着捞福寿螺的时候 鵰哥已经在跑夜店了

这样一比较就差超多的吧

还有主图就是奶粉罐灯笼 我想说奶粉罐都是铁罐 铁罐超硬的根本很难在上面打洞

我记得我小时候那个是李察去跟人家借电钻才弄成功 小学生自己哪会弄

麻烦老师们不要再为难小学生了 他们做不出来只会回去为难家长啊何必呢

大家小时候老师有出过什幺为难人的作业吗